Kwong Wah

Kwong Wah

下放的鱼苗都死亡。
下放的鱼苗都死亡。

(威南21日讯)高渊港口150户海上箱网养鱼,近两周内面临大灾难,因每天都有中小只鱼及鱼苗死亡,数量从1000只至100万只都有,总损失逾千万令吉!业者至今夜夜难眠,只能祈福保佑至今幸存的大鱼可避过这次的灾难。

高渊港口150户海上箱网养鱼面临大灾难,每天都有中小鱼死亡。前排左起黄贵元、周童泰、许利民、孙意志、许银添。
高渊港口150户海上箱网养鱼面临大灾难,每天都有中小鱼死亡。前排左起黄贵元、周童泰、许利民、孙意志、许银添。

当地业者于周五早通过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、槟州养鱼公会主席许银添、高渊港口社委会主席周童泰、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公会主席许利民、召开记者会上,作出的申诉。

业者一致表示对海上箱网养鱼业前景已失去信心,而且今起都不敢再下放鱼苗,因为大家都面对亏损到怕了,实在亏不起了。

业者更形容当地的海上养殖业已经没有未来! 因此,他们一致冀望槟州政府能给予关注,否则该号称全马第一大的海上养殖业将逐渐消失。

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场。
高渊港口海上箱网养鱼场。

至于,当前每天有小只、中只及鱼苗死亡的灾难,业者怀疑是水质遭到污染,因死亡的鱼只是属于小鱼及鱼苗,而且这些小鱼是在水面上生存,它还不能像大鱼的肺活量可以在水底生存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们也认为经过这场大灾难,未来市场会少了60%的鱼获。

面对小鱼及鱼苗死亡的鱼类是银鲳、红鱼、红糟鱼、纹兰。这些鱼要养至半公斤重量所需的时间,包括银鲳是7个月、纹兰是9个月、红鱼及红糟鱼要1年;所以他们估计,明年的农历年也将严重缺少这4种鱼。

黄贵元冀环境局正视

其中一名来自吉隆坡的投资者黄贵元希望,州环境局需给予正视及尽快调查水质污染的原因。

“若州政府无法尽快给予调查,我们只有向中央政府求助。”

他表示,他至今分别在今年1月及7月已遭受2次损失,共赔了逾10万令吉。

张展来:疑靠近垃圾场

业者张展来则说,槟州各海域都有海上养鱼业,包括毗邻的角头,为何只有靠近垃圾场的高渊港口才有鱼只死亡的事故发生。

许银添:疑垃圾填埋场导致

许银添说,业者一致认为这起污染事故可能是因浮罗武隆垃圾填埋场所导致。

他认为,垃圾场是属于长久性管理,所以其管理层有必要改善及检讨当中引起的污染海水问题;尤其是沿岸的护堤,更应该是用钢筋水泥建造,以防污水泄漏,也能避免不会再发生因牛只踩踏至堤崩的意外。

他说,该区海上养殖业从1982年开始至今已达35年,经历过无数大小风波的打击,是步步为营煎熬着走入今天。

“自经历了2004年杪的海啸灾难,90%业者在中央政府的辅助下重振兴业,当时以为未来前景会一片光明,但至今仍面对各种挑战。”

许利民:近两周最严重

许利民指出,从今年1月开始,就发现鱼苗存活率减低,近两周最严重,因为鱼苗都养不活。因此,他促请州政府可以开发新海域让业者可以永续经营。

他也说,4年前还吸引很多投资者,把原本只有112户养殖提升到170户,占领了Mukim 9/10/11的海域。

“但近3年来,海域产生变化,导致陆续有业者因鱼只死亡承受不了亏损而关闭,至今剩下150户在苦苦撑着。”

周童泰:逢大雨污水就溢出

周童泰说,他最近巡视沿岸及峇都加湾工业地带时,发现垃圾场的护堤才填上新泥土;而且每逢大雨3小时,污水就会溢出。

他说,当地的海上养殖是从吉辇河口至槟二桥附近;目前死亡的鱼只是鱼苗、养至1个月至4个月,有些已有600克重了。

“天气炎热是会影响,但这次的状况很异样。”

 

网中都是死鱼。
网中都是死鱼。

孙意志:联络环境局深入调查

对于业者的投诉,孙意志表示,他接获投诉后,第一时间联络环境局以深入调查小鱼死亡的肇因,避免问题恶化,影响业者生计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也会陆续向掌管环境局的彭文宝行政议员、农业局的阿菲夫行政议员及地方政府的曹观友行政议员反映,以重新检查垃圾填埋场的管理及周围的工业。

业者冀豁免3年租契费

另一立面,业者也感谢州政府在海地临时租契给予降低33%的措施,但他们希望州政府继续体恤民声,并要求由于这次遭受大损失,未来可以豁免3年的海地临时租契费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