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wong Wah

Kwong Wah

事主陈新友(右起)、林华正与高玄慧周六在记者会出示欠债者的催债传单、恐吓简讯及泼漆案发现场的影印本。
事主陈新友(右起)、林华正与高玄慧周六在记者会出示欠债者的催债传单、恐吓简讯及泼漆案发现场的影印本。

(吉隆坡13日讯)黑狗偷吃白狗当灾!

63岁妇女疑嗜赌欠下9组阿窿3万令吉后依时缴付两期贷款阿窿,过后竟一走了之,阿窿寻人不遂,遂依据妇女女儿提供的女婿父母住址,除了发出恐吓简讯与派人登门催债,日前更朝后者的住家抛疑渗有火水(煤油)的红漆,行径猖狂。

这名65岁事主陈新友来自雪兰莪州蒲种,在无法承受精神困扰下,周六在民政党雪州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林华正召开的记者会,揭发此事,并要求阿窿勿干扰他和家人,出席记者会的也包括马青雪兰莪州团副团长高玄慧。。

事主说,两天前(11日)的下午3时许,他发现屋外有可疑的金丝雀轿车经过,而有所戒心;当这辆轿车绕了一圈后,华裔司机突下车朝他的住家抛两包红漆,其中一包挂在铁栅处。

他闻讯出门一看,看到司机已乘车离开,他的小儿子随后报警求助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指这宗事件是与亲家母有关,自去年10月起,便有阿窿登门催债,并把传单交给他的女儿;他的小儿子好奇心下拨电联络给对方,始得知这名女亲家欠债后,下落不明;而阿窿是根据女亲家家人提供的住址,转而向他们讨债。

事主指出,虽然小儿子曾一再表示这笔债务与他们无关,但对方不理会,还三不五时发送手机简讯恐吓,简讯更带有污言秽语。

事主的住家遭到阿窿派人登门泼漆。
事主的住家遭到阿窿派人登门泼漆。

他说,目前他与妻子、一对儿女及孙子一起,他的小儿迄今就受到阿窿干扰事件,而3度报案。

他指出,他的长子于7年前结婚,但已于两、三年前与妻子搬到外面居住,但并非与岳母一起住,长子受询时也对岳母欠债一事,表示不知情。

“我们和她(欠债者)很少往来,我只知道她住在甲洞一带,丈夫已去世,育有3名女儿,她已失踪三、四个月。”

事主表示不清楚欠债者欠下的阿窿债务,但据他了解,这名欠债者较早时嗜赌,也曾欠下阿窿债务。

他坦言,他们之前已与媳妇的关系欠佳,经过此事,双方的关系更逐渐冷淡,而他也没有亲自追问欠债者,此事便不了了之。

事主希望通过记者会,要求阿窿勿干扰他们,以及应寻找真正的欠债者讨债。

林华正与收账员对话,警告泼漆手法已构成刑事罪。
林华正与收账员对话,警告泼漆手法已构成刑事罪。

阿窿表示仅收账与泼漆无关

“只要欠债者现身还债,一切便可解决。”

林华正在记者会后,根据阿窿催债传单上的手机号码联络对方,被告知对方只是收账,与泼漆恐吓无关,并要求欠债者现身解决债务即可。

这名华裔收账员声称,欠债者共欠下9组阿窿总共3万令吉,但欠债者曾两次分期还钱,每次3000令吉,待第三度没有还钱后,他们也联络欠债者不遂,就向欠债者女儿催债,后者便把事主的地址告诉阿窿。而阿窿也已登门了解欠债者女儿住在当地。

- Advertisement -

他指是根据阿窿提供的地址收账,且否认他泼漆,而且也曾表示每次还两、三百令吉,只要还清债务便了事。

无论如何,林华正表示泼漆恐吓事件属于刑事罪,同时,他警告对方勿再干扰事主。

高亦慧说,她在案发后得知此事后到场了解时,当天虽已下过雨,但红漆内传出火水的味道,而且其中一包漆料撤在靠近摩托车排气管处,而且现场有许多杂物,她指若是在干燥的天气发生此事,后果不堪设想。